公告

與文章相關的留言,請點下方的"意見";
如果不是關於文章的留言,這裡有專用的留言版喔~~留言請點我


◎2012-03-12
 定下了新的目標,我回來了。

2007年8月2日 星期四

北京高考語文題目--真高竿~~

2007年北京高考語文題目

「細雨濕衣看不見,閒花落地聽無聲」
是唐朝詩人劉長卿在《別嚴士元》中的詩句。

曾經有人這樣理解這句詩:
1、這是歌頌春天的美好意境。
2、閒花、細雨表達了不為人知的寂寞。
3、看不見、聽不見不等於無所作為,是一種恬淡的處世之道。
4、這種意境已經不適合當今的世界……
根據你的看法寫一篇作文。題目自擬,體裁不限。字數800以上。


盛夏,
夜,
深夜。

景山山顛。

山上有人,
兩個人,
一男一女。

這兩人就是當今武林名聲最響的兩位殺手,
男的名秋細雨,
女的叫葉閒花,
江湖人稱「細雨閒花」。

詩人劉長卿曾用「細雨濕衣看不見,閒花落地聽無聲」
來描述這兩個可怕的殺手。

細雨濕衣,濕衣的是鮮血;
閒花落地,落地的是人頭。
這兩人殺人來無影去無蹤,
如果他們想殺你,
當你還沒看到他們人影沒聽到他們聲音的時候,
你就已經死了。

秋細雨三天前接到一份帖子,
指名要殺葉閒花。
事成之後,
不但有三百萬兩冥幣,
更可以讓他在「紅樓夢中人」選秀節目中擔任曹雪芹的角色!

但是殺死葉閒花比殺死比爾還要困難得多。

江湖中沒有一個人清楚葉閒花的武功來歷,
性格脾氣,
但是每個人都知道葉閒花的故事。

葉閒花有一雙迷人的大眼睛,
據說她曾一動不動地瞪死過趙薇和高圓圓,
而那一年她才十七歲。

葉閒花聲音有如黃鶯般幽婉醉人,
傳說聽過她說話後林志玲身體酥麻了整整一年,
你說要不要命?

葉閒花輕功獨步武林,
踏雪無痕,
落地無聲,
號稱超過當年青翼蝠王韋一笑。
有人見她上星期在高速公路上偷了劉翔奧運會入場證,
劉翔追出一萬公里最後被活活累倒。

一般人聽到葉閒花的故事早就嚇得去買尿不濕了,
但是秋細雨沒有去買。

秋細雨不是一般人。

他知道,
殺人不但要靠技術,
還要拼人品!

秋細雨很鎮定,
他正用一把指甲刀修整著手指甲,
他的手指修長有力。

他要等待,
等待對方先沉不住氣。
高手相爭,
不允許一絲一毫的失誤,
先沉不住氣的人就會露出破綻。

致命的破綻!

因此秋細雨一言不發,
只是靜靜地玩弄著指甲刀。

沒想到葉閒花更是好整以暇,
自己悠然自得地塗口紅,
噴香水。

秋細雨只好先發制人,
道:「你知道我找你出來是為什麼。」

葉閒花溫柔道:「在我們動手之前,
        不能先談談麼?」

秋細雨道:「我是來殺人的,
      不是來聊天的。」

葉閒花道:「你有把握殺我?」

秋細雨道:「我從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情。」

葉閒花道:「我要提醒你一件事。」

秋細雨道:「你說。」

葉閒花道:「百曉生作殺手譜,
      小女子是殺手榜排名第一,
      閣下區區第二,
      你真能殺得了我麼?」

秋細雨道:「我也要提醒你一件事。」

葉閒花道:「你說。」

秋細雨道:「論殺手實力,
      我本在你之前,
      只是那次排名百曉生採用了短信投票系統,
      中國『花癡』人數過於龐大才讓你得了第一。」

葉閒花的臉色一變,道:「我更要提醒你,
            我的粉絲團叫『花粉』,
            不叫『花癡』!」

秋細雨道:「我最後要提醒你,
      你的那些『花粉』全都是花癡。
      還有,我們已經跑題了。」

葉閒花道:「我們這樣拚命廝殺,
      你難道不怕麻煩麼?」

秋細雨道:「你以後再也不用怕麻煩了,
      天下只有一種人永遠不怕麻煩,
      死人!」

葉閒花道:「這麼說你非逼我出手不可?」

秋細雨沒有回答,他已不用回答。

秋細雨道:「亮兵器!」

葉閒花道:「我用刀。」

秋細雨道:「你用刀?
      刀在何處?」

葉閒花道:「我就是刀!」

葉閒花露出甜甜的笑容,
忽然間褪下了自己的衣服,
全身上下只剩下蕾絲比基尼和黑色絲襪。

葉閒花的臉美得讓人窒息,
再配上這樣的身材,
這樣的服飾,
充滿了一種原始的誘惑力。

她的眼睛會說話,
她的媚笑會說話,
她的手,
她的胸膛,
她的腿……
她身上每分每寸都會說話。

她知道,
只要是個不瞎的男人,
現在肯定會被她迷得神魂顛倒。

秋細雨是個男人,
而且是個不瞎的男人。

可他現在卻偏偏好像瞎了一樣,
完全無動於衷。

他知道,
美麗的女人是一把刀,
當你沉醉的時候,
刀就會切進你的胸口。

秋細雨沉吟道:「我只想問你一件事。」

葉閒花嬌笑著:「請講。」

秋細雨道:「大夏天的,
      穿這麼少你不怕蚊子叮啊?」

葉閒花沉默了半晌,
幽幽地道:「你一定以為剛才我在噴香水,
      是不是?
      我告訴你,
      我噴的是六神花露水!」

葉閒花又道:「不過這不是普通的六神,
       是我特別提煉的藥水,
       無色無味無毒,
       不過卻會慢慢擴散在空氣中,
       聞到它的人會四肢麻痺不能動彈。」

秋細雨一驚,
忽然覺得身體已經麻木不聽使喚,
不由得一身冷汗。

葉閒花又道:「你以為我和你扯淡是因為我害怕,
       以為我脫掉衣服是想色誘你,
       其實這都是為了拖延時間讓藥水能擴散到你周圍。」

秋細雨面上不動聲色,
道:「難道你自己不怕藥水的厲害?」

葉閒花得意地道:「一開始我塗的口紅就是解藥,
         所以我仍然可以自由行動。」

葉閒花逼視著秋細雨,
問道:「現在你還認為你能殺了我麼?」

秋細雨道:「我能。」

葉閒花道:「你不能動而我能動,
      你卻能殺了我,
      這不是很好笑麼?」

秋細雨道:「是很好笑,
      但是你一定會被我殺死。」

葉閒花道:「為什麼我會被你殺死?」

秋細雨忽然反問道:「飛刀能不能殺人?」

葉閒花道:「好像能。」

秋細雨道:「我有沒有手?」

葉閒花道:「的確有。」

秋細雨道:「我手上有沒有刀?」

葉閒花道:「你手上好像只有指甲刀。」

秋細雨道:「足夠了。」

葉閒花道:「足夠了?」

秋細雨道:「我有手有刀,
      就能置人死地。」

葉閒花道:「指甲刀也能殺人?
      實在可笑!」

秋細雨道:「以前江湖中有七十三個人覺得我這把指甲刀很可笑。」

葉閒花道:「現在呢?」

秋細雨道:「現在人都已死了,死在這把刀下。」

葉閒花道:「你的手還能動?」

秋細雨道:「你要不要試試?」

葉閒花臉上的笑容漸漸凝固,
忽然間,
她已出手!

一招「冒牌九陰白骨爪」直逼秋細雨天靈蓋,
這一招她已練過七年四個月零二十九天,
她完全有把握相信沒有任何人可以抵擋得了這一招。

可這一次她錯了。

刀光一閃,
「盜版小李飛刀」已插入她的咽喉。

她到死也不相信,
一把指甲刀可以要了她的命!

閒花終於落地!

三個時辰後,
藥水的藥效漸漸淡去,
秋細雨終於可以動彈了。

望著葉閒花的屍體,
秋細雨道:「雖然你已經死了,
      但是我還要告訴你兩件事。
      第一,
      我一直用指甲刀修整著手指甲,
      是為了調整手和刀之間的同步率,
      說白了就是找手感。
      第二,
      我殺你的真正目的不是為了錢或者名利。」

一邊說,
秋細雨一邊從葉閒花衣服的口袋裡搜出了劉翔的奧運會入場證。

秋細雨堅定地說:「我愛北京,
         我要看奧運!」

從此,再也沒有人見過秋細雨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